书咪咪 - 网游小说 - 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聆听衰老之风

第一百六十三章:聆听衰老之风

        明镜坐在山峰之上,这里是死亡森林的最深处,距离木叶村挺远的,就算做些什么也不用担心会被别人看到。

        老实说,月息的坚持让明镜内心还是蛮爽的,可有些事情不是单凭爽就可以胡来的。所以他与月息来到了这里,让月息在山脚等他之后,便一个人爬上了山巅。

        明镜双脚搭在悬崖边,很随意的坐着。或许是微风醉人,这种悠闲的心态让他忍不住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的聆听清风吹过的声音。这是九月中旬,可以说一年之中最舒服的时间就是这段时间了,天气不冷不热,阳光慵懒的洒在身上,挺舒服的。

        渐渐地,明镜的天庭穴微微发亮,一部微卷的书本图像若影若现。他感觉的身体慢慢变轻,似乎下一秒就被随风飘起一般。明镜不知道,他在《鹅幻奇书》的帮助下,进入了修行之人梦寐以求的状态——天人合一!

        这种状态下,明镜感觉自己就是风的一部分,他随着风轻抚着树叶。然后又突然加大力道,将飞行的鸟吹的东倒西歪。接着又能带领着风将山上的石块吹下,仿佛顽童一般惊扰着这个世界。

        所作所为都是那么随心所欲、无拘无束!

        明镜脑海里突然想起高中学过的一篇古文,那是庄子在《逍遥游》中的一段话:“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

        站在山脚的月息感觉今天的风有点奇怪,开始的时候她以为是天气转凉引起的自然现象。可是随着时间推移,风越来越大、越来越诡异了,左手边一些小一点的树都被连根拔起,右手边的小水潭连一点波澜都没有。月息心中有些惶恐,她知道这些怪异的现象就算自家少爷直接引起的,也一定跟他脱不了关系。

        “少爷…您到底在做什么?”月息担忧的看向山顶,左手边的风已经把一棵两人合围的大树拔起了,右手边却还是那么平静。可当她看清山顶的情况时,更加不可思议了。

        因为自家少爷居然……飞起来了!

        “唰啦!”一声,月息回头一看,小水潭后面的那一片树林全部被拦腰切断,切口光滑的仿佛打了蜡一般,一眼望不到边!

        紧接着,月息在风中听到自家少爷的轻吟声,聚精会神才勉强听到几句:“风无定,人无常,人生如浮萍,聚散两茫茫。我谓萍飘路转,萍踪浪无影,风剪玉芙蓉。”

        月息听得汗毛立起,她确定这个声音是少爷的,可为什么少爷要捏着嗓子唱?吟唱声中充满了一种诡异的无情、疲倦与凄凉又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明镜随手一挥,月息顺着方向看去,只见自己左手边的那些尚存的大树慢慢枯萎,翠绿的叶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枯黄。仅仅几个呼吸之后,这些大树便枯萎死亡了……

        月息有些茫然,这是把大树体内的水分都抽掉吗?突然她觉得自己的左手有点异常,少女低头一看,瞳孔猛地放大,恐惧的情绪从内心深处爆发出来,她背后一片冰冷,这根本不是什么抽取水分!这是……加速衰老的能力!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果然如意料中一样,左手手背开始失去弹性了。

        “少爷!”月息赶紧跳进右手边小水潭的附近,双手成喇叭造型对着飘在空中的明镜喊道。她使用冰遁凝结出一根管子通到半山腰的位置,再远一些她便控制不,冰造管子会被风吹断。然后月息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冰造管道:“少爷!!!”

        没有反应?也就是说,现在的少爷是无意识吗?

        月息叹了口气,这要是在鞍马一族驻地之中到还好,在外面的话谁知道会遇上什么意外?而且,谁也不知道这种加速衰老的能力范围有多大,若是延伸到了木叶村就麻烦大了!

        “嗯??”正在神游天外的明镜微微皱眉,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所以,明镜决定暂时不理月息。

        月息又叫了几声,明镜还是没有反应。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现在已经失去光泽了,仿佛六十岁人的手一般。月息左右看了看,想要找个地方避一下这可怕的衰老之风,然后再想办法唤醒少爷。

        可是令她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明镜的头发居然在缓缓变白。月息内心一惊,难道这种加速衰老的风是敌我不分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少爷就危险了!

        不行,一定要把少爷唤醒!

        月息咬了咬牙,踏在冰造管道上往山顶跑去。可她到了半山腰,无论如何也无法再靠近了。再往上,风似乎有了意识一般。不管月息从哪个方向潜行,都刮除来会被风刮下来。

        “怎么办?…少爷,醒醒啊!”月息站在半山腰,看到少爷的头发快要全白,急的她快要掉出眼泪来了。

        “一定有办法的!”月息深吸了一口气,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眼睛一亮:“是了,可以这样啊!冰遁·凌镜!”月息绕到明镜前方,使用冰遁制造了六面镜子,然后在她的操控之下,六面并造镜子同时将阳光折射到明镜脸上。这突如其来的刺眼光芒,即使是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

        明镜被这突如其来的光明刺激的退出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他抬手挡着前面,有些生气的问道:“月息,你在干什么?!”

        “少爷!”明镜还没责备她呢!这姑娘就不顾一切的冲了上来抱住他,差一点就把明镜从山巅撞下去了。

        月息看着明镜,一脸欣喜的说道:“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哈?”明镜一脸懵逼,这都是什么鬼?

        “您看!”月息将明镜的长发扯到面前。

        明镜一呆,微微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月息把刚才的事情详细的说了出来,最后她心有余悸的说道:“还好我想到了这个注意,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明镜转头看向下面,两边情况可谓晋渭分明。他从山顶下来,走到那些枯萎的大树旁边轻轻一推,大树便“咔嚓”一声倒下去,然后就像多米诺骨牌一般。一棵撞倒一棵倒下去,很快明镜眼前就没有立着的大树了。更令人绝望的是,森林里生活的动物也难逃一死。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死尸。

        “这是我造成的?”明镜有些胆寒了,这么大的面积,到底又多少无辜的生命死在里面啊!万幸的是,这里距离木叶村很远,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发现这一片区域的异常。

        “是的。”月息点了点头,她早该想到会是这个场景了。可是之前因为关心明镜,反而把这一点忽视了。

        “我当时……唱了什么?”明镜深吸了口气问道,《逍遥游》那段他是记得的,所以对于自己飘起来这件事,明镜还是知道的。但后面那些事情,他就记忆很模糊了。

        “我只听到了两句,记住了其中一句。”说到这里,月息抿了抿嘴,然后模仿明镜嗓音唱道:“风无定,人无常,人生如浮萍,聚散两茫茫。”

        “这是秦腔啊!”明镜一愣,他前世听过几次秦腔(《大圣归来》中大BOSS唱的那段),但没有深入的了解过。只知道这是种花家西北最古老的戏剧之一,起于西周,源于西府(核心地区是陕西省宝鸡市的岐山(西岐)与凤翔(雍城)),成熟于秦。

        “秦腔?”月息很感兴趣的看着明镜,她自己唱了一段之后,似乎有点喜欢这种唱腔了。

        “我也不了解。”明镜摇了摇头,没有深入聊下去的想法。他叹了口气,明明只是想出来放松一下,结果又多了一个难题。

        “回去吧!”明镜看着眼前一片死寂,转身朝着木叶村走去。

        “少爷......”

        “嗯??”

        “您的头发......在变黑!”

        “嗯?!”明镜扯过一把头发,果然雪白的头发在慢慢的变黑,就像一张白纸放进墨水里面一般。

        “我的手也是!”月息举起左手,开心的说道。

        “有意思......先回去,今天我们没有来过这里。”明镜眯了眯眼睛,这是衰老的力量在减弱吗?但是这样还能恢复,说明也是在消耗着什么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吧!

        “是!”月息应了一声,跟在明镜身边。高兴的她嘴里却不自觉的哼着刚刚唱的那一句,明镜没有阻止,他觉得这个调子似乎越听越好听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