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咪咪 - 网游小说 - 古董除岁师在线阅读 - 第529章 带走

第529章 带走

        佐佐木眼看自己要扑地,他咬牙在倒落前用手臂肩膀往平地上撞击,借此带动身体转向避开地面上出现的黑黝黝的鬼门,然而无数鬼门里冒出大大小小的细长的金龙来,甩动着尾巴缠上他,又极不客气的张嘴咬在他身上。

        佐佐木心下一沉,张嘴想用獠牙回敬,他疯狂的打滚,然而一些玉鼠也窜跳到他身上,跟着佐佐木滚动被压碾碎烂,一丝丝微弱的香味隐没于腥锈里完全叫发狂的佐佐木查觉不到。

        “怎么样?”

        何洛问银霜。

        银霜睁开眼,笑得轻快:“好在有三叔的鬼语术压制他,这回我的蛊算是成功的种在他身上了,现在已经控制了他四肢不能动,接下来就看大哥二哥的啦。那看屋子的几个也控制住了,但大哥二哥要动作快点子,三叔制作的器我不晓得能撑多久,”

        几个人微微松了口气。

        范十九爷激动得很,心道这个万恶的日本人被抓住了,王长贵得到解放的日子肯定不会远,一门心思挂着弟弟的他因此错过了何洛他们脸上一闪而过的复杂。

        接下来就是把日本人给弄出来抓回去。

        何洛同毛珌琫紧紧盯死了院子上方的鬼门,直见到鬼门里头睁开了一对巨大的兽眼,二人这才同范十九爷:“我们进去搬人,十九爷您先同银霜去外头街上叫些信得过的弟兄来接应我们,您们在外头等我们就成。”

        范十九爷带着银霜离开,何洛与毛珌琫上前敲门。

        外头摆摊的人就看到两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戴着帽儿遮了老大半个脸,穿着打着补丁衣裳进了井树后的那户人家,又过得一阵又有七八个二流子去敲门,进去后似乎在勒索钱还是给人找麻烦,里头传出来打砸骂声和痛叫声,好奇的都支楞起耳朵听,有人站到门外更是试着敲门问发生了么子事,里头有混子不耐烦的吼:“问么子问!这屋人欠了我们水鬼帮的钱敢抵赖,你们是想帮他们还是不啰?”

        门从里头打开,站在前头的好事的就看到两个混子手提尖刀,刀尖还在滴血,再一听这话,吓得脸都白了,赶紧往后退,手疯狂的打摆:“莫有莫有!我们都莫认识他们!”

        混混一刀子剁在门上:“那还不快滚!”

        看热闹的小井市民真遇到这种不要命的事儿哪里还敢看热闹,就怕一个不小心把自己搭进去,通通飞快的逃散,就连摆摊子的一些妇女都吓得赶紧喊在外头玩耍或烂菜堆里挑好叶子的崽们回屋,不一会儿几个街面全是砰砰的关门响,污脏的街道很快就清了一空。

        装成混混的丐帮弟子一边好笑一边打手势:“成了,街面清空了,咱们快走。”

        何洛他们抓鸡崽子似的一人抬一头,把装了麻袋的佐佐木和三个守屋人抬起来飞跑,很快就和堵在一个街口伪装成水鬼帮的范十九爷他们会合了扬长而去。

        而这一切,尚沉浸在准备干票大的兴奋当中的关大先生并不知晓,他守着五楼的拍卖行的窗口往下看车水马龙,那些个同自己有生意来往、表面一团和气,背地里却不知道竞争过多少回的老板们笑呵呵的带着女眷进了楼,心中冷笑不已。

        客到了大半的时候,瑞同的后门过来两辆车子停下堵住了门口,何洛他们抓起装佐佐木的袋子就往里走,他们步子迈得极大,和小跑没区别了,一个伙计引着他们一边跑一边道:“五楼的拍卖马上开场,伍师父估计着你们要回来了,说还是在三楼那个雅间。”

        他们到了三楼雅间,一关上门,外头就自然而然站了好几个身强力壮一看腰间就别着枪的汉子。

        伍三思在里头等着,何洛毫不客气的把麻袋往地上一丢,顺便还踹了两脚。

        “师父,人带回来了。”

        他这么一踢,麻袋上渐渐洇出了两团黑濡的湿处,腐、腥、血气等味道也在空气里渐显,伍三思看了眼后头跟进来的银霜,问她:“银霜做得好,你要不要到楼上去看拍卖?等下你三哥要来,要是有好玩的把戏,你就同你三哥要。”

        银霜看了地上的袋子一眼。

        她小声问:“三叔,我能留在这里不啰?这个人身上的蛊是我的,我在这里比较好,万一有么子事可以直接控制蛊虫对付他。”

        伍三思看了她一眼。

        这个少年一门之主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就是硬要顶着一张嫩皮子装老成,嘴也毒,好像没个特别正经的时候,但这一刻的眼神,如同一把剔骨刀,竟让旁观的何洛与毛珌琫都毛骨悚然无比。

        等两个人回神,一个已经挡在银霜面前,一个则半跪着扶住了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去的银霜。

        伍三思似乎没有发现自己一刹那的变化,他解着麻袋系绳,淡声道:“小孩子家家,有些事还不是你掺和的时候,听话,到楼上去耍。”

        他说话声音不大,也像平常一样,但银霜却不晓得为什么吓得一抖,也不敢像从前那样在他面前撒娇了,默默的被毛珌琫送到门口,跟着匆匆赶来的扈老十往楼上去了。

        何洛和毛珌琫也大气不敢出。

        他们两个不对盘,在师门的时候打吵闹腾得厉害,师父也训,但没有这种极为恐怖的感觉,两个人一时也不敢出声,就站在一边看伍三思手套不戴,似乎完全不害怕接触到佐佐木会被他血液里的蛊虫钻进手里去似的。

        佐佐木已经被打晕,加上双手失血,被拽着放倒在地也一动不动,若不是胸膛有起伏,几乎都能让人认成是个尸体。

        伍三思看着佐佐木的断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何洛胆子大,憋了一番憋不住了,问道:“师父,我们把他弄到这里来做么子?”

        “关大先生想下毒手,既然是想用这个日本人的蛊虫,我们就先看看,到时候来个将计就计不蛮好的?”

        听到他这么一说,何毛二人都有点不敢置信。

        “师父,这日本人歹毒非常,他的蛊也麻烦得很,滕咒阿婆和银霜到现在都才只研究出一点门道来,我们哪里能控制得住他?搞不好这坏人一睁眼,就先给我们下蛊了。”

        伍三思笑笑,看了眼毛珌琫怀里露出一角的古册子和鼓起的一团衣裳。

        “不,世上的人,都有弱点。有的爱财,有的惜命,有的看重家人,有的不顾一切求权,他既然能为关大先生所用,自然是关大先生放了个他无法拒绝的饵钩,我们也只要放个出来不就行了?”

        他指了指徒弟怀里的东西。

        “先拿出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