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咪咪 - 网游小说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在线阅读 - 12.奥丁之谋

12.奥丁之谋

        海拉被时间宝石封印在8岁的人生中。

        但这不意味着她作为死亡女神的见识和智慧就真的离她而去了,这孩子现在只是反应慢一点。

        但绝对不笨。

        给她点时间,她自己就能得到结论。

        梅林也并不是在分化黑暗联军的首领们,这些家伙对阿斯加德的恨意是真实存在的,不会因为梅林几句话就改弦易张。

        虚荣之王要利用这种盲目的仇恨,来达到自己的一些阴险的目的。

        这个活起初看起来很难。

        毕竟跟着斯卡蒂一起对抗阿斯加德的,都是一些群星中赫赫有名的大反派,都是一些真正的狡诈之徒。

        但在梅林真正介入其中之后,虚荣之王发现,这活其实并不难。

        每个参与到这场战争里的大反派,都有自己的目的,而且彼此的目的并不相同。

        就像是梅林告诉海拉的那样,奥丁的死亡和阿斯加德失败只是个开始,在神王身死之后,黑暗联军也会随之土崩瓦解。

        每个大反派都有自己的诉求,而幸运,或者不幸的是,作为联军首领的斯卡蒂,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或者说,那个寒冬女神意识到了,但她并不在意。

        梅林很容易就能猜到斯卡蒂的心思。

        她根本没兴趣调和黑暗联军内部的矛盾,这一点从她处理海拉和苏尔特尔的恩怨就看得出来。

        她只是需要这群人和她一起杀死奥丁。

        至于奥丁死后,这些家伙要干什么,斯卡蒂完全不关心。

        只要解开了艾尔莎留给她的枷锁,这个世界,这片群星会如何,就和斯卡蒂再没关系了。

        她彻底掌控了那具躯体,就能唤来群星深处的致命白霜,她能轻松的冰封阿斯加德,将她的敌人和她的“同伴”们尽数封印其中。

        力量。

        源于宇宙初生时的强大力量,等待着斯卡蒂去唤醒的冰封之力,这才是寒冬女神傲视一切的资本。

        但那些她不在意的事情,在隐匿于阴影里的梅林大君眼中,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环。

        表面的团结,这并不是黑暗联军的优势。

        而不懂人心,眼里只有自己目的的邪灵也很难预料,一旦一个团体的信任被背叛之后,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

        梅林经历过...

        梅林知道。

        在神域大战开启前的时刻,虚荣大君也在很忙碌的编织着。

        一张网。

        一张用于捕猎斯卡蒂的网。

        从她身边的节点上延伸出恶意的丝线,用需求做骨,用渴望为梭,经由黑暗智慧的精心设计,小心的串联每一个邪恶的灵魂。

        那些被寒冬女神催发的力量,最终会联合起来埋葬她。

        邪灵会在妄想中死去。

        大君会接回自己的妻子。

        所有人都会得到的目标。

        所有人都会心满意足。

        除了斯卡蒂...

        如果她可以为自己的渴求可以牺牲一切,那么就别抱怨其他人会为自己的目的牺牲掉她。

        毕竟,这是个公平的世界嘛。

        ————————————

        阿斯加德,金宫。

        神王奥丁在数天前,因为体内暴涨的神力而被迫进入了神之眠。

        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躺在一个特殊制作的金色床榻上。

        数百块刻满了卢恩符文的石块组成了这石台床榻,它们组成一个复杂的魔力体系,安抚,并且帮助神王调节体内膨胀的,充盈如液体一样的神力。

        金色的电弧不断在这些岩石表面窜动,每一抹电流的跳跃,都会让岩石表面的符文呈现出金灿灿的光芒。

        奥丁就躺在上面。

        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在他身体周围,还有一层由神力组成的护盾。

        就像是蛋壳一样,将神王笼罩在其中。

        在类似于深度沉睡的神之眠中,奥丁可以听到,感知到外界发生的一切,但却很难对此做出回应,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此时就很脆弱。

        高度浓缩的神格之力笼罩在躯体之外,可以抵御并且反击一切带着恶意的接触,这是为了保护神王的躯体。

        但既然是神之眠,就代表着奥丁是真的睡着了。

        虽然神王很少做梦,但在睡眠的状态下,他的意识可以更轻松的,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经由梦境与其他意志交流。

        这也是一种策略。

        示敌以弱。

        说实话,如果奥丁现在还好好的坐在自己的王座上,统帅着自己的军团,那么黑暗联军势力再强大,也不会冒险突破彩虹桥的封锁,试图冲入神域世界与阿斯加德人对抗的。

        神王在,和神王不在,这完全是两个概念。

        在奥丁的金色梦境中,在阿萨神域那布满了金色阳光的草原上。

        渡鸦大君背负着双手,悬停在神域大地与世界之海的间隔上。

        他蓝色的眼睛注视着眼前环绕阿斯加德大陆的无尽海水,这是其他世界很难见到的奇景。

        嗯,阿斯加德世界不是圆形的,它是平面的,整个世界只有一块大陆,大概有澳大利亚的3倍大,就位于海洋中心。

        神域看上去雄伟壮观,但其实并不算是个庞大的世界,其内部生活的阿斯加德人数量也绝对不会和地球人一样多。

        强大的力量带来的是繁衍的艰难,到目前为止,神域人加上军人们,也不过数百万之数。

        从梅林的视线看去,环绕大陆的海洋则顺延着平面的世界向外流淌,那些海水会直接坠入星海中。

        但并不会就此消失。

        那些清澈的,波涛涌动的海水,会顺延着世界之树疆域的固定路线,流入其他世界中。

        理论上说,只要阿斯加德人愿意,他们就可以坐着船,从世界边缘的瀑布一跃而下,顺延着这海水组成的虚空之河,进入九大王国的任何一个世界里。

        彩虹桥,只是阿斯加德人出行的一种方式。

        却并不是唯一的方式。

        “我的将军们告诉我,那个邪灵正在借助寒冬之匣的力量,试图在亚尔夫海姆的世界边缘制造出进入阿斯加德的通道。”

        在梅林身后,坐在一块石头上的神王奥丁很惬意的享受着阳光的照耀,他就像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头一样,以一个大佬的姿势,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

        即便是在睡梦之中,他身上依然流窜着金色的电弧。

        “他们很躁动,尤其是那些霜巨人们,我听说斯卡蒂不允许它们在亚尔夫海姆劫掠,所以霜巨人们很不满意。”

        “对。”

        渡鸦大君颔首说道:

        “寒霜邪灵担忧劫掠分兵会让那些野蛮人们落入你们的陷阱,削弱黑暗联军的实力。她现在差不多就是在用神灵的威严要求那些巨人们服从她。”

        “但这是不能长久的,信仰是一方面,饥饿是另一方面。”

        梅林倾听着海水的声音,他对神王说:

        “再坚定的信仰也填不饱肚子,尤其是霜巨人们都很能吃的情况下。”

        “说实话,如果不是我们已经定下了策略,其实你让你的将军们就这么把霜巨人们挡在世界之外,也许用不了一个月,那些霜巨人们自己就会发生暴乱。”

        “但不只是霜巨人啊。”

        坐在石头上的神王叹了口气,他有些担忧的说:

        “还有黑暗精灵,梦魇大军,火焰之王,我那不乖的女儿海拉,你说你刚把大蛇的爪牙也塞进了黑暗联军的阵营里...”

        “瞧瞧,这些家伙,没有一个能让人省心的。每一个都很麻烦,它们现在还联合在了一起。”

        “这是好事。”

        虚荣之王对奥丁说:

        “这意味着你只需要一次胜利就能击溃它们所有,而不需要一场又一场的战争。”

        面对梅林的说法,神王那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但稍纵即逝。

        他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说:

        “兵行险着嘛,风险很大,万一我们输了,阿斯加德...祖先建立的神域王国,可就毁在我手里了。”

        梅林没有回答。

        奥丁也不需要他的鼓励或者安慰之类的。

        这个老神王既然敢冒这种险,就说明他已经有了准备,而且有那么一些把握。

        “我和你的女儿谈过了。”

        梅林说:

        “她还在犹豫,但应该不会犹豫太久了。”

        “海拉啊。”

        奥丁摸了摸自己的白色胡须,他看着远方翻滚的海面,他说:

        “我的女儿呢,是那种很狡猾的角色,典型的大反派,总是不愿意吃亏,总想着浑水摸鱼,总想着渔翁得利。”

        “她很有野心,但也挺聪明,面对一个糟糕的选择和一个更糟糕的选择,她知道该怎么选的,在这一方面我对她很有信心。”

        梅林看着老神王,他说:

        “你确定不需要再给海拉也安排一个陷阱之类的东西。”

        “我的意思是,一旦她从阿斯加德汲取到了足够的力量,打破了封印,她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杀死你。”

        “她是个威胁,放虎归山是愚蠢的选择,不如,趁着这个机会...”

        虚荣之王举起手,做了个斜切的动作。

        他说:

        “在一个足够混乱的场景里,只要有所准备,要格杀一个虚弱的天父,这并不难。”

        但奥丁却瞪了他一眼。

        神王的独眼里传出了不满的神色,他说:

        “那是我女儿,这是我的家务事。”

        “仁慈的对待亲人似乎也不是你们家族的传统吧?”

        梅林反问到:

        “看看大蛇就知道了,他可是被你,被他的亲弟弟整得很惨...既然都反目成仇了,为什么还要有这种妇人之仁,你留着海拉,以后绝对会成为大麻烦。”

        “也许她就是下一个大蛇。”

        “我有我的打算。”

        神王摆了摆手,示意这个问题不需要再说了。

        他看着梅林,他说:

        “你在劝说一位父亲杀死自己的女儿,梅林,这是很危险的事情,你可能会同时得罪双方,所以这个问题就略过去吧,说说其他人。”

        “好吧,随便你,我只是建议而已。”

        渡鸦大君撇了撇嘴,他背负着双手,任由梦境的海风吹打长发。

        他对神王说:

        “苏尔特尔的颅骨已经送到了金宫,火焰之王有自己的打算,看样子是准备作为黑暗联军的急先锋,用某种办法在阿斯加德境内来个中心开花。”

        “它和斯卡蒂做好了约定,只要看到神域燃烧,黑暗联军就可以全军压上,那是开战的信号。”

        “它在觊觎永恒之火。”

        神王说:

        “数千年前,我和海拉击败它的时候,我就猜到了它的打算。”

        “那狡猾的火焰之王用失败作为手段,将它的核心力量送入了金宫中。”

        “它现只需要让自己的颅骨接触到永恒之火,就能恢复全盛,那个火焰巨人已经疯了,它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亲手实现诸神黄昏,毁灭阿斯加德。”

        “我们会帮它实现的!”

        梅林抿起一丝笑容,他说:

        “这个交给我吧,我和苏尔特尔谈一谈,以‘局外人’的身份,向它许诺那个美好的未来,然后把黑暗联军在合适的时候引入战场。”

        “我和梦魇也有些‘私人恩怨’,我也会找个时间和它谈一谈,我知道那家伙想做什么。”

        虚荣之王摆了摆手指,他说:

        “在知道一个人参与战争的动机和目的之后,要劝说它离开战场就很容易了。但还有最后一环,那个神秘的黑暗精灵玛勒基斯...”

        “他就交给我吧。”

        神王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说:

        “我不知道他在哪,但我也不需要知道,我甚至不需要思考,就知道那个黑暗精灵要做什么。”

        “我的父亲和他打过仗,我知晓关于黑暗精灵的一切,玛勒基斯想要知道的秘密就在我脑海之中,而我现在处于虚弱的神之眠里。”

        奥丁的独眼眨了眨,他说:

        “他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他绝对会主动来找我的。”

        “然后神力暴涨的神王会给狡诈的黑暗精灵一个大大的‘惊喜’,对吧?”

        梅林说:

        “他们信心十足,但他们预料不到,神王会拿整个阿斯加德的存亡来把他们引入失败的陷阱。”

        “在黑暗联军与阿斯加德人鏖战的时候,一支从背后来袭的地狱军团会让他们陷入绝对的混乱中。”

        “大蛇剩下的天锤尊者会被彻底杀死,苏尔特尔也会死在自己对于诸神黄昏的渴望中,斯卡蒂和她的霜巨人会败亡在金色的大地上。”

        “神域人将把反对自己的统治的刺头们一网打尽,下一个时代的基调依然会是和平...不过我很好奇,奥丁,你会把王位给谁?”

        渡鸦大君饶有兴趣的问到:

        “是洛基,还是托尔?”

        神王笑而不语。

        显然,他不想太多讨论这个问题。

        “其实吧,我想说...”

        梅林眨了眨眼睛,他语气古怪的说:

        “我觉得托尔和洛基的孩子才是最合适接过王位的,你觉得呢?”

        “咳、咳咳”

        淡定的神王被梅林这个天才般的想法弄的咳嗽了好几声,失态的神王眼神古怪的看着梅林,他说:

        “这个,太过了...”

        “关于阿斯加德的未来,我有我的打算,你就不要再瞎出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