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咪咪 - 其他小说 - 我自镜中来在线阅读 - 第392章 鱼贩子

第392章 鱼贩子

        第392章        鱼贩子

        奥格自然是被小先知奉若神明,老史可就惨了,只能跟着兽人的大队人马,继续开11路公交,有几个女兽人倒是对他的发型很感兴趣……

        不过既然他们安全了,我也就放心了,先知小时候……真逗。

        另一个惨了的,就是精灵王,米拉王后追杀了他半个培迪城,弓箭射没了,还拿了支步枪,要不是打不开步枪的保险,精灵王就算是交代了,不过现在没事了,因为周围林子里传来了某种不知名的野兽的叫声。

        “天啊,至于嘛,都是两口子,犯不着用枪啊。”萨布丽娜说道:“里昂那家伙还跟起哄呢,真是的。”

        我苦笑一下:“那都是轻的,我那边那个,还逼着喝毒药呢,那脸抓的……都没法看了。”

        萨布丽娜摇摇头:“何苦啊,不就是有个私生女嘛。”

        “嗨,你可别这么说,精灵族对于感情这种事,那是看的特别重,我估计精灵王这种的,千多年也出不了一个,再说了,这兽人族也算是国际友人,这事都让兽人那个才几岁大的小先知拿去开国际玩笑了,米拉哪里受得了?大小是个王后,里子没了,还不要个面子吗?”我笑着说。

        萨布丽娜点点头:“哦,你要这么说,我就懂了,好,菜齐了,你慢用。”

        “唉,一起吃呗。”我笑着说:“那两口子一准不回来吃了,就咱们三个人。”

        萨布丽娜看了看安妮,点点头坐下了下来:“对了,有个事,我一直挂在心上。”

        “嗯,你说。”我递给安妮一块面包,这小家伙倒是省心,米拉教的很好,也不用人喂了。

        “你说的那个首饰匠人,叫哈里的,去趟王城,这都多少天了?早该回来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萨布丽娜说道:“难道不回来了?”

        她一说,我心里猛然一沉,是啊,他早该回来了:“或许见到他师傅,多住了几天吧?他那些工具说不定也不是现成的,可能要制作一段时间,不回来倒还不至于,我还说要资助他开首饰店呢。”

        “要是在王城住几天还好说,我就怕前一阵子外面那么乱,别再出事。”萨布丽娜也挺喜欢安妮,安妮一个大姑娘,却只有小孩的心性,动作表情都挺萌的,谁都好奇,萨布丽娜笑着说:“这孩子看来是都忘了,昨天在厨房叫我阿姨呢。”

        “挺好的。”我看了她一眼:“以后跟着米拉,去精灵森林,说不定能找个帅小伙当丈夫。”

        “哦,她可以吗?”萨布丽娜惊讶的问。

        “可以,精灵王不就是个例子嘛,当然,他是反面典型。”我笑着说:“对了,一直没问你,你好像也没成家吧?”

        萨布丽娜顿时笑了起来:“你这话听起来怪别扭的,男人那才叫成家,女人叫嫁人。”

        我笑着摆摆手:“都一个意思嘛。”

        “没,快三十的人了,天天也是忙得要命,你还别说,巴莫城住的时候,倒是有个小伙子,给我送过花,结果我没搭理人家。”萨布丽娜笑着说。

        我笑着问:“为什么啊?”

        “嗨,我们家都是厨子,跟着主子住,我要是嫁给他,那就没活干了,他家是锡德里克的,我不得嫁过去啊?他来巴莫城是贩鱼,一个月就来两趟。”萨布丽娜说道:“人倒是实在人,看着面相也老实,不过海边的男人,长得黢黑,我那时候心气高,也没看中他。”

        “哦,是渔夫吧?”我问道。

        “嗯……没细问,看那手倒是不像,打渔的手多粗啊,他那手可是挺细发,不过他家的鱼倒是特别好,特新鲜,你说这锡德里克离巴莫城也不近,他那鱼,嘿,新鲜的不得了,跟刚杀的一样。”萨布丽娜惊奇的说道。

        我想了想,确实不对,巴莫城离锡德里克说远不远,但骑马也要好多天,说近不近,鱼运过来,绝对不可能新鲜,维克城的雅各布城主,他的海鲜还是让魔法师冰镇了运过来的呢,为的就是能活着。

        “怎么?您是想吃鱼了?”萨布丽娜笑着问。

        我摆摆手:“我去过锡德里克,也是从巴莫城走的,当时是作战,大军走得虽然慢点,但也是一早就出发,天黑才扎营,不过我那时候,锡德里克已经是一座繁华的海港城市了,这个距离,鱼运过来不可能新鲜,要是天气热,还都会臭了。”

        “这倒是,好多人问他呢,他也不说,嗨,这种事,都有自己的诀窍,谁会说啊。”萨布丽娜笑着说:“诺利奇那老小子也好喝个鱼汤,那卖鱼的每个月会来巴莫城两次,我就找他买两次,他那鱼也不贵,还都是处理好的,普通人家凑点钱,过节的时候,还是吃的起的。”

        “你见过他怎么把鱼贩过来的吗?”我惊讶的问道。

        萨布丽娜点点头:“当然了,他架着一辆马车,上面有个大木桶,大木桶上有盖子,上面有个普通脸盆大小的口,那个桶里面都是海水,你要什么鱼,大概多重、多少钱的,他就伸手进去摸,嘿,一摸一个准,我是没见他拿错过,这人做生意很实在,打个比方说,你要1斤重的,他拿出来的,一准超过1斤,还只收1斤的钱,所以他那生意也好得很,不过奇怪的是,他看起来并不富裕。”

        我笑了起来:“这么说,没人知道他桶里有没有鱼喽?”

        萨布丽娜摆摆手:“怎么可能没有鱼?不然那鱼哪来的?”

        “魔法啊,大桶里有魔法阵,你看着是他伸手进去摸鱼,实际上是他在大桶内壁的魔法阵拿鱼,他只要记得那鱼什么样,就能拿出来,可不就是一拿一个准吗?他那鱼之所以新鲜,是从锡德里克捕到后,迅速宰杀,放进魔法阵中,在魔法阵中的东西,无论什么时候拿出来,都跟放进去的时候一样新鲜。”我笑着说道:“他是位魔法师啊。”

        “呦,这还真没看出来。”萨布丽娜想了想:“不过你这么一说,倒也说得通了,您也会这手?”

        “当然了,不然我怎么把这里买到的蔬菜粮食储存100年送回去?”我笑着说:“只是我没想到他能如此贩鱼,真是个好营生啊,唉,他还在巴莫城吗?”

        “在啊,嗯,今天……哦,刚走,过十几天才会回来,您要是吃鱼吗?”萨布丽娜皱着眉头问道:“可是巴莫城离咱这太远了,我可没这个本事,要不给你用盐腌渍起来?”

        我摆摆手:“我对鱼兴趣不大,这样,你能不能去一趟,找找他,请他过来,我跟他要谈笔大生意。”

        “可他只卖鱼啊。”萨布丽娜奇怪的问。

        我笑着说:“嘿,我也是只买鱼啊,冰河期,我那捕不到鱼了,再说我家也有个王后啊,喜欢吃海鲜。”

        “哦,我懂了。”萨布丽娜笑着说:“你可真心疼她,行啊,我去就是了,呦,明天就得走,得到巴莫城等着他去,还得过分水岭,时间可不短,可是我走了,你怎么吃饭啊?”

        我笑了起来:“考验你那学徒的时候到了。”

        “学徒?米拉王后?”萨布丽娜笑着说:“天啊,她是王后啊,你让她下厨?”

        “怎么不行,精灵王也没少上我那蹭饭,我蹭他老婆几顿怎么了?就是不行,面包熏肉,也能凑合一下,哦,对了,城北不是开了个饭馆吗?我给他捧捧场也行啊。”我笑着说:“你就别担心我了,我让里昂派几个骑兵护送你,总之一句话,他开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萨布丽娜点点头:“嗯,他看起来也是不很有钱,估计贩鱼就是为了钱,成,我明天就去。”

        “麻烦你了。”我笑着说。

        “哪的话,我正好回住的地方,收拾点零碎物件,哦,那些女仆可是该发工钱了,这来回少说20天,欠着人家可不好。”萨布丽娜说道:“你亲自发一下?”

        “没问题,你的你就提前拿走吧,哦,对了,当着拉布她们的面,我也不方便问,你的工钱是不是低了?”我不好意思的问。

        萨布丽娜笑着摆摆手:“你是没过过日子的人,20个金币,你知道能买什么吗?”

        “嗯……”我想了想,笑着说:“这真不知道,我那时候20个金币真不多。”

        “一个月20个金币,够这里十来口人开销4个月啦,哪里花的了?”萨布丽娜笑着说:“拉布那个超市,1个月的进项,算上白条也没10个金币啊。”

        我顿时皱起了眉头:“这么少?”

        “少?很多了,这城里的人少,都是奴隶出身,哪有钱啊,要不是能打条.子先欠着,早就饿死了,拉布也是好心,你说可以打条.子,她就说随便打,不要利息,有钱了慢慢还就是了,要不谁敢赊账?”萨布丽娜笑着说。

        “那些给军队做背包、皮带的也这样?”我问道:“不是让拉布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吗?”

        “是没错,现在有一行算一行,都是不愁生意,那个箍桶的,就是还做棺材的那个,棺材是没人要,水桶可是有人要啊,忙不过来,天天得上他那去催,不然你哪年月能买着个水桶?就这几千个当兵的浑身上下用的物件,他们能吃好几年呢,可是都忙不过来啊,你就说那兵身上背的皮包,那俩家皮具店,一共就仨人,一天最多也就出6个。”萨布丽娜说道。

        “唉,还是人少啊。”我叹了口气说。

        “是啊,这兵比老百姓还多的城市,我看全天下就咱这一家了。”萨布丽娜说道。

        “兵也不够啊,都是这户籍惹得祸,拉布他们要不是因为户籍,也不会躲在培迪城整整4年,出去哪找不着口饭吃。”我摇摇头。

        萨布丽娜给我和安妮盛了碗汤:“是啊,没辙。”

        “对了,你的户籍……”我愣了一下。

        “嘿。”萨布丽娜偷笑着说:“这不是逃出来的吗?要不是巴莫城的城主让元帅带兵给灭了,我还真不敢回去,逮着我就是20鞭啊,里昂他们也是。”

        “城主……他死了?”我问道。

        “哦,你还不知道啊?”萨布丽娜笑着说:“咱们那元帅阁下一攻进去,就让人把巴莫城全家都给抓了,不光他家,城里所有的贵族,听说有700多口,一人一个绞架,都吊死了,那倒霉的巴莫城城主,被吊死了3次。”

        “啊?为什么?”我心说绞刑……还有死三次的?

        “太胖了呗,比那位铁恩可是胖多了,刚吊上去,这眼睛也翻上去了,腿也不蹬了,眼看着就要咽气,可那绞架撑不住了,断了,再吊,又快咽气的时候,绳子断了,第三次才算彻底是咽了气。”萨布丽娜苦笑着说:“你说这命,不过他也不是好东西,这是老天给的报应。”

        “倒霉催的。”我哭笑不得说。

        萨布丽娜点点头,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突然想明白:“对啊,巴莫城现在岂不是没人管了?”

        “有人管啊,昨天听铁恩说,元帅的大军从南边的大路开过去了,他还见了一面,说是元帅留了军人管制着,贵族议会那帮子,商量个新的护民官,老费劲了,兴许到现在还没定论呢,不过没事,只要不打仗,老百姓就能过日子,有没有护民官那都成。”

        “对了,你跟巴莫城里的人挺熟的吧?”我笑着问,萨布丽娜摇摇头:“不敢说挺熟,但都是脸熟,叫不上名字,要是市集里的商贩,那我确实很熟,砍价砍熟的。”

        “好,太好了,我再多买点东西回来。”我笑着说。

        “行啊,再买点菜?现在巴莫城的土豆便宜。”萨布丽娜问道。

        “买人。”我笑着说。

        萨布丽娜楞了一下:“奴隶?”

        “有卖的你就买,不过我让你买的都是自由人。”

        “啊?自由人怎么买嘛。”

        “不是啊,能买,我给你说个方法,不是都军人管了吗?你去了,找那当兵的领头的,报我名字,再给他送份大礼,让他把户籍册给毁了……”

        “那不是犯法吗?”

        “朱利安元帅的人,你送礼他就敢做,他有的是理由应付上面,你怕什么,出了事算我的,然后,你就到市集去,发钱。”

        “发钱?”萨布丽娜惊讶的问:“发、发给谁?菜贩子?”

        “都发,就说是培迪城护民官,也就是我,给大家的见面礼,然后你就告诉他们,巴莫城的户籍册没了,培迪城的户籍册还没建立,而且免税两年,请大伙……”

        “来这?”萨布丽娜笑着说:“对啊,这就有人了。”

        “是吧,一人也甭多了,就给1个金币。”我笑着说:“老的少的都发。”

        “那可是不少了,他们肯定会来的,你就是不发钱,就冲免税这一条,他们也来啊。”

        “不,你让人家搬家,总得给个路费吧。”我笑着说。

        萨布丽娜点点头:“是这么个理,可那当兵的,我给他送什么呢?”

        “咱们这特产啊,手枪20支,弹匣200个,盔甲20套,那些宝石,卡露拉嫌不好兑换,全给他。”我笑着说。

        “呦,那可不少呢。”萨布丽娜提醒道。

        “放咱这毛用没有,还占地方,你稀罕你拿去铺地板。”我笑着说。

        萨布丽娜苦笑着说:“拿宝石铺地板?那不嗝脚吗?您给的那一袋,我还没想好怎么花呢。”

        “留着,等哈里回来了,打点首饰什么的戴着。”我笑着说:“金条、银砖、宝石,几乎都没用了,有人要,趁早送走,你没听马鲁丁说嘛,以后要管的,留着招事,可军队不一样,他们有自己的门路花出去。”

        “这倒是,行啊,不过你得让里昂多给我带些人去,这得带不少钱呢。”萨布丽娜说道。

        “这你放心,明天铁恩、贞德她们就带人马走了,剩下的有百十号人,都跟你去,对了,卡露拉说是要派人去维克城接马匹,正好顺路再送你一程,城里只留下里昂就行了。”我说道。

        “这可不行,怎么能就留他一个人?”

        “嗨,留他一个人,也是陪我练剑……术,不然他也跟着你走了。”我摆手道。

        萨布丽娜摇摇头:“可要是出什么事……”

        “能出什么事?精灵王、米拉王后、我、圣光明教还有个小神术师,还怕守不住个城?”我笑着说:“艾利克斯那几万人我都没放眼里,不怕。”

        “那……好吧。”萨布丽娜点点头。

        安妮突然问道:“我能去吗?”

        我愣了一下:“那得你妈妈同意才行。”

        “这孩子……”萨布丽娜笑着说。

        “妈妈在哪?”安妮突然一瘪嘴,我竖着耳朵听了听外面:“马上回来,你先跟……哥哥玩一会,好吗?”

        安妮乖巧的点点头:“你能教我骑马吗?”

        “啊?”我傻了,萨布丽娜立刻说:“不行,天都黑了,明天吧。”

        “我教你……下棋吧。”我笑着说:“呃……国际象棋。”

        安妮高兴地点点头,萨布丽娜笑了笑:“对了,你有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似乎这附近来了野兽,叫的怪渗人的。”

        “哈?是吗?”我笑着说,两只呢,一公一母:“好像是听到了。”

        “也不知道铁恩带着里昂他们打着了没有。”萨布丽娜随口说道。

        “什么?”我愣了:“打……去打猎了?”

        萨布丽娜点点头,开始收拾碗筷:“是啊,怕窜进城来伤人啊。”

        我苦笑了一下:“那野兽……倒是不会伤人……”

        “您知道?”萨布丽娜问道:“什么野兽啊?这么个叫法?”

        “这……”我哭笑不得抿着嘴,安妮立刻说道:“那是我妈妈和爸爸,不是野兽。”

        萨布丽娜楞了一下,马上明白了,差点笑喷了:“哦,真是的,这两口子……那事……这么大声……”

        “嗨,以前更要命,城里不知道的,还说要组织打狼队呢。”我笑着说。

        “什么打狼队?哪里有狼?”米拉王后和精灵王手牵着手回来了,萨布丽娜立刻跑了。

        “呃……巴莫城。”我赶紧说道。

        ‘哗啦’萨布丽娜把手里的盘子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