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咪咪 - 都市小说 - 大唐第一女相在线阅读 - 第602章 快要死了

第602章 快要死了

        熟悉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缥缈悠长......

        “要是你们的亲人被敌人抓住,你们会不会投降?”这是王庾的声音。

        罗士信不假思索道:“当然不投降,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投降呢?”

        秦叔宝却在沉思之后说:“我不会投降,但我会想办法去救他们。”

        “如果要救亲人,就必须向敌人投降呢?兄长你会怎么做?”王庾又问。

        “......投降。”秦叔宝面上划过一丝无奈。

        但下一刻,他的目光又变得坚定:“不过,等我把亲人救出来后,我会杀了敌人,再回来向陛下请罪。”

        王庾又看向罗士信:“罗兄这么果断,是因为你现在还没成亲,没有家人的牵绊。”

        话语一转,她又问:“若是你被敌人抓住,不投降就会被杀,你会投降吗?”

        “当然不会了,男子汉大丈夫,誓死不降。”罗士信冲口而出,这个问题,他想都不用想。

        王庾:“那你当初是怎么去的晋阳?”

        “......”

        罗士信脸上的坚定瞬间凝固,然而下一刻,他眼神一动,理直气壮地说:“因为当时我和你们不是敌人。”

        言外之意,那不是投降。

        王庾无语了。

        见她被自己堵得说不出话,罗士信不禁为自己的机智感到骄傲。

        他真是太聪明了。

        “唉~”

        突然听见王庾唉声叹气,罗士信一头雾水:“你小小年纪叹什么气?”

        王庾又叹了一口气,才回答他的问题:“我是为你叹气,你的性子太刚烈了,不懂变通。

        “所谓过刚易折,你这样的性子恐怕会害了你自己。”

        罗士信沉默了一瞬,又理直气壮道:“我只知道做人要从一而终,我是大唐的臣子,就一辈子是大唐的臣子,绝不会背叛。”

        “唉,你这个榆木脑子,不是让你真的背叛,而是有时候为了保住亲人或者自己的性命,你可以假意投降,只要不做危害国家的事情,你可以与敌人周旋,直到最后安全脱身。”

        王庾耐心地跟他说:“比如像李世勣,他为了救父亲假意投降了窦建德,虽然最后他没有救出他的父亲,但是他也没有做危害大唐的事情,更没有背叛大唐。

        “你看,最终他官复原职,还立了战功,父亲也平安无事。

        “将来你若是遇到同样的情况,可以学学李世勣......”

        清灵的声音戛然而止,耳边只剩秦叔宝的声音:“兄弟,要活着,我等你回来......”

        “兄弟,活着......”

        “活着......”

        “啊......”

        罗士信惊坐起,又摔了下去:“唔......”

        牢门外的小兵听见动静,连忙去禀报。

        罗士信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揪心刺骨的痛,似乎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痛的,痛得他直想撞墙,但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他躺在地上,感受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痛楚,慢慢地回忆之前的事情。

        洺水县城一战,他败了,全城的唐军只剩下他一人,然后他被叛军抓住了。

        身上的箭被人拔了,似乎只简单地止了血,并未做进一步的处理。

        他知道,他的伤口若不及时处理,那么他就会死在这里。

        刚才好像有人离开了。

        是去报信了吧?

        那他再等等......

        过了一会儿,刘黑闼亲自来到牢房,他俯视着罗士信,正如昨日罗士信俯视他一般。

        “你知道,你快要死了吗?”

        罗士信艰难地扯开嘴角:“知......道......”

        “你要是投降,我就救你。”刘黑闼趁机提出条件。

        一片寂静。

        良久之后,罗士信虚弱地吐出一个字:“......好。”

        刘黑闼大喜,当即吩咐:“快帮他处理伤口。”

        候在门外的大夫立刻进入牢房,开始救治罗士信。

        ......

        三日后,刘黑闼回了洺州,命曹湛和董康买镇守洺水县城。

        第二天,破晓时分,罗士信穿着汉东军的衣服,微微低着头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他跟随队伍出了城门,与城外的守军进行交接。

        罗士信站在船尾,目光偷偷地往后瞄,守军已经进入城门。

        他所在的船上有十人,分散开站在各自的岗位上,目光警惕地望着江面。

        等了一会儿,见无人注意自己,罗士信迅速移动身形,一手捂住前面士兵的嘴,一手砍在他的脖颈处。

        随后,他轻轻地并且快速地放下这名士兵,继续前进攻击其他的士兵。

        在解决六个人之后,他被发现了。

        “你在干什么?”

        “快,抓住他。”

        其余三人冲了上去。

        “嘶~”

        罗士信顾不得处理撕裂的伤口,抄起一旁的兵器就迎了上去。

        船上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旁边船只的注意,那边传来声音:“发生什么事了?”

        这边船上的人一边攻击罗士信一边高声喊道:“有唐军的人。”

        “不,是罗士信。”有人认出了罗士信。

        那边船上的头领立即吩咐道:“你们两个,回城内报信,其他人跟我过去。”

        “开船。”

        罗士信见附近的船只开始移动,暗道不妙,忍着痛猛地发力,将船上的人全都打落水。

        然而他一个人驱动船只怎比得过后面的船,很快,他就被汉东军追上了。

        两船相碰,汉东军迅速跳上罗士信的船。

        数十把闪着寒光的刀朝着罗士信逼近,罗士信没有任何犹豫,当即扔了兵器,纵身一跃,跳进了水里。

        “快放箭。”

        头领知道主上很在意罗士信,之前就想抓活的,这会儿见罗士信跳进了水里,也不管主上会不会怪罪,连忙下令放箭。

        “咻咻咻......”

        漫天的箭雨飞入水中,下一刻,水面变成了红色。

        “好了,都停下。”

        头领看向江面,在箭雨停下之后,水面没有波纹,周围也没有东西从水中冒出来。

        他暗自松了口气:“看来,罗士信已经死了,回去吧。”

        然而就在这时,周围突然响起了鼓声。

        有人喊道:“唐军来了,快防守,防守。”

        头领慌忙下令:“快掉头回去。”

        “咻咻咻......”

        箭矢如雨,漫天而下。

        一支箭刺中了头领的眉心,他摔下了船。

        同船的士兵无一幸免,全都死于飞箭之下。

        不远处,唐军的战船赫然出现在江面上,旌旗摇曳,鼓声震天。

        为首的将领正是李世勣,在他身后,还有秦叔宝和程知节等几位猛将。

        突然,一只手攀上甲板,唐军士兵吓一跳,数十把长枪齐刷刷地刺了过去。

        “什么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