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咪咪 - 其他小说 - 追星逐月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星河灿烂

第二百一十六章 星河灿烂

        李芳远走后,朱允真等回到“海天阁”住处休息。  虽然只是一个海岛之上的客栈,但其豪华舒适比起中土京师的特等客栈丝毫不差,从观看风景的角度看,既能在白天从楼上阳台观看海天一色,吹拂清新海风,又可在入夜时,伴着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入眠,则比起犹在红尘之中的都市,多了一份出尘和飘逸的感觉,使人如置身仙界,忘却人间烦恼。  “海天阁”占地并不甚广,但地理位置独到,本身呈阶梯型布置,除了依山而建的小院外,主楼的西侧建在海边的悬崖之上。普通的客房和最豪华的客房之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相隔,其间布满了热带花草和果实,让人感受到生命的活力。  整个客栈已被包下,客栈的侍者皆在小院之外听后吩咐,没有呼唤,不会随便进入里间,充分保护了住客的隐私和秘密。虽然如此,入住前,由精通江湖偷、骗之术的宋人玉和师从蓝月的机关学再传弟子——沈追星共同检查了每一个房间,以防有秘密通道和地下监听装置。据宋人玉讲述,江湖上的一多半客栈、酒楼、青楼、赌场甚至于浴池澡堂子都秘密监听、监视的装置、机关。  之所以有这些东西,宋人玉讲原因五花八门,有的是为了监视自己手下的姑娘不会和客人私奔,免得老板人才两空,有的是为了获得一些客人的机密来为自己谋利,甚至于在关键时刻可以要挟客人,当然也有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那阴暗的、变态的、见不得人的心理需要。但,更多的是应官府之要求。  一旦发生了朝廷督办的大案要案,又要限期破案,这些地方就必须提供线索甚至是找人来顶罪,否则,你的生意就不用做下去了。这就能理解铁锋生前为何可以名列江湖十大巨富之一,其弟子遍布江南,皆是巡捕、捕头,看似只是一些小吏,其实在民间甚至江湖中极有权势。  宋人玉这么一详细解释,除了朱允真,许多人都不自在起来。有人想起自己的种种“胡作非为”,觉得尴尬之极,而玲珑儿最是恼怒,想起自己每次在客栈畅快洗浴时,经常会有一双、甚至多双浑浊不堪的色眼,贪婪地看遍自己身体的每个角落,内心就不寒而栗、痛恨不已。  沈追星心想,李芳远选择这样一个地方来接待众人,丝毫没有任何监视、监听,或许是因为岛上客栈皆是如此,或者是李芳远故意选择这个没有监视的客栈,以示诚意。先不论此人武功如何,单看此人心思缜密,确实不可小视。现在敌友未分,暂且虚与蛇委,一旦确定敌我关系,第一时间将之斩杀,这样的敌人越少越好。  众人相继回房休息后,朱允真却将白轻尘和沈追星留在花园。  沈追星笑道:“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想到后天要和缥缈宫主人见面,真是脑袋疼啊!”  朱允真看来心情不错,也笑道:“难道你曾经拐跑了人家的女儿不成?”话一出口,却又想起白轻尘还在一旁,不觉有些后悔,言语轻佻了,倒好像在和沈追星调情似的,可是已经说出去的话却也无法收回,只是脸色微红,好在天色已黑,白轻尘应该不去注意。  白轻尘心中一动,暗里寻思:“看来那些关于他二人关系密切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却又装作不解地问道:“缥缈宫主人武功高绝,久不至中土,你能和他有什么恩怨呢?”  沈追星有点腼腆道:“前一阵子和他动过手,打了一场,被人揍得够呛。”  白轻尘笑道:“看来在这世上,想揍你的人不止我一个啊!”朱允真听到白轻尘似乎在和沈追星说笑,心中也是暗暗称奇,不知为何,此刻的剑神更接近于“人”而不是“神”。  沈追星道:“后天能不能由白老负责打点,我躲在后头,省的到时尴尬?”  “不能!”白轻尘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此来,除了保护公主,剩下的就只有杀人!”说完,眼中精光一闪,刚好飘过沈追星咽喉。  沈追星顿觉嗓子一凉,又好气又好笑地说:“白老,追星说错了,收回!不过,你老人家那是真正的老江湖,能不能给我点建议?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我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呢!”  白轻尘罕见地笑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有道是‘求人不如求己’,你自己是几斤几两你应该是心中有数的,可是对方的情况却不得而知,甚至不能确定自己的敌人是谁!换做是我也会头疼。”  白轻尘居然变得“循循善诱、善解人意”起来,这让沈追星和朱允真大跌眼镜,只听他继续言道:“好在后天才和天下会见面,明天尚有一整天时间,不如你好好逛逛,说不定能有意外收获呢!”说着,又对朱允真告辞道:“舟车劳顿,老朽已经感觉疲乏,请公主准许臣告退。”说罢,施礼而退,临行时还微笑地看了沈追星一眼,颇有意味。  白轻尘的转变让朱允沈追星产生了不同的感觉。在朱允真来说,原来一脸冷漠、满身杀气的剑神化身为和蔼可亲的长者,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让朱允真的心里多了一份安慰和依靠,好像是多了一个长辈在身边。  但对于沈追星来说,倒是有些担心。  以沈追星现在的修为、武功来说,已经不惧任何人的偷袭,哪怕是剑神。况且他知道在自己没有完成任务之前,白轻尘绝对不会动他,甚至是他最有力的支持。现在沈追星担心白轻尘由于心境的改变不能保持原来“剑神”的境界,而导致武功有微妙的“退步”,不过这些都是沈追星心里一闪而过的感觉而已,沈追星笑道:“白老说得对!明天我要好好逛逛。”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如果明天李芳远过来,请不要泄露我的去向!”  朱允真好奇的问道:“你明天准备去哪里?有什么固定线路吗?不如提前说来,免得我误打误撞地告诉了他!”  “这个??????!”沈追星闻言尴尬一笑,“你说的对,我都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凭感觉瞎逛而已。你觉得李芳远这个人怎么样?是敌是友?”  朱允真并没有马上回答沈追星这个似乎与眼前景致无关的问题,而是饶有兴趣地绕着花园走了一圈,深深地吸了一口富含海上咸味和热带水果花香的空气,静静地欣赏这迷人的夜色,半晌,才回头一笑,道:“要不你明天出去闲逛时,带上我,好吗?”  沈追星差一点就答应了她的要求,那个“好”字已经说出一半,又急忙收回,嘴里“呜噜”一下,差点咬到舌头,说道:“??????这个??????不太方便吧??????再说,我也不是闲逛呢??????”  朱允真乜了沈追星一眼,浅笑道:“没胆鬼!??????”  看着朱允真罕见的娇嗔模样,沈追星一时乱了方寸,迷失在无尽的夜色之中。  二人走出花园,来到悬崖之上。此时已是夜深人静,海面上风平浪静,停泊在海港之上的船只在海浪的轻轻拍打下富有节奏地摆动着,仿佛也进入甜甜的梦乡。夜空中,星河灿烂。二人默然不语,尽情的享受这宁静的夜晚。  良久,朱允真似乎才从这静谧的环境里抽身出来,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人世间哪里有什么乐土呢?哪怕身在这遥远的海角天涯,一样充满着激烈的争斗、绞尽脑汁的算计??????”  沈追星一时无言以对。  朱允真收回看向大海的目光,将眼神投射到沈追星脸上,那乌黑的眼珠透出的光芒正如这夜色中的星光一般,熠熠生辉。  “你刚才问到李芳远这个人怎么样,是敌是友,依我看,你已经大概找到了打开这扇门的钥匙,只是有些问题,由于你不是出生皇家,所以看不清李芳远这一类人的本质罢了!”朱允真缓缓道。  “李芳远的家族在没有成为王族之前,李芳远只需要终于家族即可。因此,一旦当权者的指令危害的到其家族利益时,李家所有人只会去维护家族利益,和王族作对,哪怕这个王族曾经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洪武一十八年高丽王命令李成桂进攻大明时,李成桂、李芳远见执行这道谕旨最后一定是家族败亡的结果,便在威化岛回军,发动兵变,联合左军都统使曹敏修发动兵变,推翻高丽王朝。事成后,李芳远又寻找机会排挤走原来自己家族的盟友——曹敏修,独揽大权。所以,在李芳远这一类人眼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一切都形势决定。”  “现在,朝鲜名义上还是我大明藩国,李芳远表面上一定不敢动手对付我们。不过,背地里他的真正打算就不知道了,因为,朝鲜的世子是李家老八李芳硕,李芳远是被排挤到此地。以他过去的表现看来,李芳远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背地里肯定有什么图谋,而这个图谋很可能和咱们有一点关系,所以他才会多次劝说天下会对我们发出邀请。”  朱允真的推理判断让沈追星对她刮目相看,心想,不愧是皇族子孙,看问题的角度确实和普通百姓不同,且更加深刻,看来朱允真人前显赫的背后隐藏了无尽的心思和烦恼,并非普通人能够理解和承受。想到这里,对朱允真佩服之余倒还多了一份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