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咪咪 - 玄幻小说 - 神医魔后在线阅读 - 第244章 你是狗吗?

第244章 你是狗吗?

        平阳都有点儿不会劝了,做都做了,那生不生孩子还有什么区别吗?

        “罢了!”权青允深吸一口气,此事只当没听说过,谁不许再提起。当着夜二少也不许多问半句,知道吗?

        平阳也跟着松了口气,立即应了话“奴才记下了。”

        夜温言从御门出来,没走几步就看到了夜飞舟。她立即招手“二哥!二哥!”然后回身跟那个去将军府接她的小官差说“不用跟着我了,我看到了我家哥哥,同他一起回。”

        小官差看了夜飞舟一眼,礼貌地笑笑,然后退回到衙门门口去。

        夜飞舟停下来等她,“你病好了?”他实在纳闷,说今天好就今天好?而且这好得也太利索了。再瞅瞅那临安府衙,再道,“是从衙门出来的?出了什么事吗?”

        她摇头,“二哥贵人多忘事,我不是说了么,今儿病好之后就来府衙问问那六座山值多少银子。刚刚池大人告诉我了,还行,我出得起。一会儿回家就拿给你,你抽空给他送去吧!”

        夜飞舟点点头,“好。”

        两人一路也没更多的话,就朝着将军府的方向走着。夜温言挺饿的,看着路边有官邸包好了糖包子请做工的工匠们吃,那股子香味儿一飘过来她就更饿。

        于是加快脚步匆匆往家走,却在又经过那李家医馆时被人拦了下来。

        拦住她的是个管家模样的人,不到五十的样子,面相平和,笑容可掬。

        她停下来,先问了句“你是何人?为何拦我?”

        夜飞舟往前走了半步,挡了她小半身子。

        那老管家见状立即拱手施礼,同她说“夜四小姐,夜二少,在一是李家医馆隔壁铺子的掌柜,小姓吴。今日斗胆拦住四小姐,是想跟四小姐问问,李家的医馆给了您,那您有没有打算把边上的铺子也收了?”他说到这里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龙翻身时把我们家的铺子给震坏了,我家老爷说不打算自家修了,如果四小姐想要,就卖给四小姐,这样您将来不管做什么生意,两间铺子一打通,也更大一些。”

        这话说得有理,夜温言也觉得如果有两间挨着的铺子是件好事。可问题在于李家医馆她都没打算用,再要边上一个铺子干什么呢?

        见她犹豫,那吴掌柜就显得有些尴尬,正琢磨着是不是再说几句好话听听,这时,就听夜飞舟问道“你们的铺子打算卖多少银子?”

        吴掌柜一听就乐了,赶紧答“掌子都坏成这样了,想也值不了几个钱,您看着给个三五十两的就够了。”

        “多少?”这数儿把夜温言给吓了一跳,“三五十两?开什么玩笑?铺子震坏了朝廷免费给修,你们最多承一些货品的损失,就是这个损失,朝廷也说了日后会以减免赋税的形式给找补回来,所以你们根本不用担心它坏成什么样。这地界的铺子怎么可能只值三五十两,您是要卖给我还是租给我?三五十两只是一个月的租金吧?”

        那人连连摆手,“不是租金,就是卖价,呃……半卖半送,这是家里老爷交待的。”

        夜温言就不懂了,“你家老爷为何要做这笔赔钱的买卖?是只点名送给我,还是说不管谁要来买这铺子,都是这个价?”

        吴掌柜就笑了,“哪能是谁来买都这个价呢,那不成傻子了,这铺子就是冲着您夜四小姐叫的价。四小姐还记得您从外城回来那天,内城许多人将您拦住,其中有位白衣公子对您出言不逊……”

        夜温言顺着他说的去想,到还真想起一位白衣公子来,印象最深的是他跟坠儿比谁的衣裳料子好,最后让坠儿给怼的眼冒金星。

        再偏头瞅瞅挨着医馆的那间铺子,恩,虽然房子坏了许多地方,但匾额还没掉,竟是家布庄。怪不得那位公子对自己的衣料子那样自信,原来自家是开布庄的。

        于是她点点头,“想起来了。”

        吴掌柜就特别不好意思地说“对不住了四小姐,那位公子就是我家小少爷。老爷说了,小少爷不懂事,请四小姐一定原谅则个。那天回去之后我家老爷就把他给打了一顿,原本是想到府上去给您赔罪的,结果听说有位五品官带着家眷去您府上闹事,还闹出了地龙翻身,我家老爷就没敢再过去。老爷说,这间铺子算做我们家的赔礼,又怕您不肯要,这才不说送,只便宜些卖给您,请四小姐一定把它买来来。”

        原来是这么回事!夜温言点点头,“其实我并没有太在意那天发生的事,你若不提那位公子,我也是想不起来他的。不过我也不好太驳了你家老爷的美意,那这铺子我就收着了。”

        说完,回头示意香冬给银子。

        香冬立即递了张五十两的银票过去,吴掌柜也立即从怀中掏出地契呈上。

        夜温言再道“替我谢谢你家老爷,也转告诉那位小公子,想要有一天出去惹事还不被家里打,就要让自己先强大起来。不说文韬武略都行,至少也得占一样。当然,我并没有生他的气,就是希望他能够成长,下次见面时能够变得更好。哪怕是还要与我作对,也要在我手底下多坚持几个回合才行。”

        吴掌柜听了就笑,“在下一定把话带到,多谢四小姐用心良苦。其实我家小少爷心肠挺好的,就是被家里夫人给宠坏了脾气,这次也是老爷第一次打他。不过老爷说了,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打着打着他就不会再恃宠而骄了。”

        夜温言也听笑了,“你家老爷到是个实在人。敢问贵府老爷在何处任职?如何称呼?”

        吴掌柜答“我家老爷也姓吴,我是他们家的远方亲威,所以都是一个姓。老爷是从四品的参议,去年才提的官职,早先官居五品,还在外省住。我家小少爷可能是觉得爹爹升官了,所以自家地位在这临安内城也提升了,这才大了胆子,也口无遮拦。老爷真的已经狠狠教训过他,甚至还把临安内城上上下下的官员都给他讲了一遍,让他对自家地位认识了个清清楚楚,保证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

        夜温言苦笑,“我真的没有再怪他,只是想说我也不能白拿你家铺子。”

        吴掌柜摇头,“怎么能算白拿呢,您不是给了五十两么!”

        她很无奈,但还是道“好吧,那便是我便宜买下了你家的铺子。回去同你家老爷说,我应他三枚药丸,保他及他的家人除寿到尽头以外的三次性命,为期十年。”

        她说着,伸手入袖,却是借着袖子的遮掩从储物镯子中调出三朵花瓣来。三朵花瓣一到手中立即花为似玉非玉的材质,淡淡红色,小而精巧,有点儿像女孩子戴在耳上的坠子那般大,十分好看。

        她将这三朵花递给吴掌柜,“以此为证,有需要时带其中一朵来找我。”

        吴掌柜立即跪了下来给她磕头谢恩,三朵花宝贝一样捧在手中,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

        夜温言没再说什么,带着人走了。直到走出老远,夜飞舟回头去看,见那吴掌柜还跪在原地,冲着他们走的方向磕头呢!

        他便对夜温言说“你到是大方,三枚药丸,三次救命之恩,在我看来比那间铺子可是值钱多了。那家掌柜也算是个明事理之人,知道自家得了大恩惠,一直在磕头。”

        “也不是大方。”夜温言笑笑,“他们能把那么好的一间铺子送给我,送的时候是没想到我会施恩回去的。可见是诚心至歉,我便也没必要再多得罪一户人家。有来有回,才算是结交之法,我终究是不能跟内城所有官邸都结成仇,因为我自己还要在这里生活,我的姐姐也还要出嫁,我的哥哥还要娶妻,我不能只为我自己痛快,还得为他们着想。”

        她顿了顿,再道“就是那两间铺子,一个李家医馆,一个吴家布庄,回头我也是打算给哥姐一人一间,将来他们挨着经营,互相之间也能有个照应。”

        夜飞舟听了这话也说不上是个什么感受,人家的妹妹在为哥姐着想,在给哥姐攒家底娶媳妇。他的妹妹呢?在让他杀人,让他干一些莫名奇妙的事情。

        对于夜红妆来说,他不过就是一个会武功的杀手吧?那个妹妹从来也没有为他想过,跟他说的第一句话都有目的,让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有算计。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夜小四这个死丫头是成心想气死他。

        见身边二哥脸色不太好,夜飞言就拍拍他的胳膊说“二哥放心,等下回我再拿到其它铺子,那肯定就是给你留的,将来给你当嫁妆。”

        夜飞舟想打死她!

        这时,就见小姑娘往他身边凑了凑,头也伸了过来,小鼻子几乎都要贴到他身上了。

        “你干什么?”

        夜温言没理会,只用力吸鼻子在他身上嗅了两下,然后抬头问他“二哥,你出城了?”

        他当时就震惊了“你是狗吗?”

        。